顾浪QAQ

蒹葭已苍苍,白露未成霜。

瑞金only合志《警情异常》staff名单公布

serpens:

瑞金患者医疗院:



合志名称:《警情异常》




cp向:瑞金only




设定:警察局paro




具体信息:
●字:10w上下




●图:十张上下




●特典:暂不透露




●封面:超感纸




●内页:100g维纳斯




【预售时间:九月九号九点钟(给瑞金打99!)】




●主催:无名帅比




●校对: @一只药




●实体校对: @秦呀么惜




●排版&封设: @棉泡泡昏古起




●封面图: @优雅十五岁




●文手组




@东条北!




@十字九空




@Jac苏苏苏 




@三尺青锋




@墨景 




@茶南。




@巫影影




@serpens




●画手组




@亚调_




@垂直子




@安斯-Ans 




@可乐罐罐




@杉卉




@七




@柒笙




@优雅十五岁 




@Shizuku雫




●合志实行一文一插制
●特典和图文会在本号陆陆续续透露,欢迎关注


瑞金合志《警情异常》试阅六

serpens:

没有抢到首杀有些丧


瑞金患者医疗院:



合志文《混沌》试阅




作者: @serpens 




__________








警校毕业有段日子,早操起床的习惯还是不掉,6:10,格瑞睁开眼睛,一如既往

夏日,天亮的早。阳光很不错,硬是从窗外树隙中晃着下来,落在金的脸上形成一块块的光斑,而金的胸腔有规律性的起伏,睡的很熟

那就再躺一会好了,格瑞合上眼睛,金在他左侧正嘟囔着微弱的呼噜声,下床的动静容易惊醒他――虽然格瑞怀疑这有一定难度。

格瑞比金大两岁,从小学划片就在同一个小学,中考高考后居然还是在一个学校。 金高一的时候,每晚在学校门口的奶茶店里边写作业边等高三的格瑞下晚自习。格瑞在刑警队里已经小有名气的时候,金还在警校练着7米站跪姿速射。
所以金搬来格瑞公寓,无比自然而然


像金这样的22岁的男生,都是身形结实而尚未脱离稚气的。清晨的柔光编织做成的网,把包括金在内的所有景物都罩在内,――格瑞发觉自己把景物作为了金的形容词,这带有着强烈而真实的,不真实感。
早晨的气氛本身就带有柔和的色彩,可这也不能维持多久,在格瑞清醒过来半小时后,或者更久,金的手机响了,是闹钟。

格瑞颇有兴趣的侧身盯着金起床的样子,闹钟响过起码有了一分钟,金才慢慢挪动了身子,嘴里发出一种意味不明的呼噜声,然后才揉着眼睛从床头扯了浅清蓝色的衬衫,坐起身子已经用尽了他的全部力气,所以没有更多的力气支撑他把脖子也抬起来,金歪着脑袋开始穿衬衣。

而这样的景象,格瑞从小一直看到大。

金穿好衬衫,甩甩胳膊也没能把这宽大的袖口甩过手腕,眯着眼睛开始去摸索自己昨天夜里随处乱扔的裤子,格瑞有些看不下去,起身抓住了金带有探索意味的手腕。

“金,衬衣是我的,你的在地上”

听到格瑞声音金微微晃着脑袋反应了一会,才发出一两声嘿嘿傻笑,伸手开始把格瑞的衬衣扯着脱下来,而格瑞已经下床把金乱扔的衣服捡起放在金身边。
――扯平了,两件衬衣现在拥有了相同的影响审美的褶皱痕迹。
苦读四年(对金而言),金刚从警校毕业,就能分配格瑞的所在的警局实习。完全没能想到自己有这么好的运气真的能和格瑞分到同一个局里的金,第二天就从地摊上了买了个泥塑的菩萨打算好好报恩。

格瑞穿上金刚脱下来的衬衣,化纤里面还塞满着金的气息――出于某种特殊的心态,格瑞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渴求自己光裸的上身被衣服包裹,事实上他也这么做了。

井井有条总是有助于收拾东西,而男孩生活习惯又和邋遢挂钩,格瑞在把自己打理清楚的空闲时间里还给金搭了把手。


格瑞看了一眼贴在客厅正中央的金自己画的日历,白纸,绿字在上面涂了三十一个数字,在7.20这个日期上金用黄色的箭头涂了一个显眼的桃心。

今天是7.26,格瑞心想,和金在一起的第七天。

谈恋爱这个事是金提出来的,告白词一大堆砸得格瑞就记住了金淡蓝的瞳孔紧张的瞅着他然后吞吞吐吐的“不如在一起”这句话,格瑞大概花了好几秒才让他反应灵敏的思维呆滞地确定了自己的发小没有在同他开什么让他误会的玩笑。
不是玩笑,真的不是。

日子也没有什么大的不同,他们也都没有宣誓什么彼此的主权,无论他俩任何身份身处任何地方,人们总能看见他们身上若有若无的各种标记着对方归属的记号,没人认为他们不是一对。

“格瑞!你帮我从储物间拿一下我的鞋!”
男孩冲看起来很闲的格瑞发号施令然后急匆匆的把格瑞前天晚上就弄好并且已经放凉的豆浆往自己的杯子里面装。
金从昨天上午就在一直表达对豆浆的追忆了。
格瑞提着鞋放在穿衣镜前面,金蹬上鞋子对着镜子拨弄俩下经过一个夜晚形状有点糟糕的头发,突然对着发出惊叹

“格瑞…你比我高诶!”

格瑞看了眼镜子,托这身高的福,金从小就能轻而易举的把头埋到他怀里午睡,现在看来依旧比金高个十多厘米,格瑞抬手覆盖上金的头顶,金的头发通过扎痒他的手心来表示一些不大的抗议。格瑞手指朝向镜子,而大拇指的左侧的是他的下巴底端。 “嗯,比你高一个头”

金是有点不服气的开始踮脚,金色的发顶同银白色发尖的距离开始迅速缩短,但显然,差了那么一段距离。

“居然有比我高这――么多啊”
正瘪嘴瘪一半的金腋下突然就多了格瑞的手,然后就是一阵失重感
――格瑞把金抱了起来

然后穿衣镜里,金比格瑞明显要高一个头了。

金脸颊是以可辨别的速度通红起来的,他可很久没有同别人有过这么亲密的举动了,可下一秒他又想起来,这可不是别人,这是他相处了一周的男朋友。他极度乐意在他男朋友的名字前增添一个“他的”
连接在一起“他的格瑞”。棒极了
















还有几篇试阅,还是老样子的那句话。




请期待!!!!!!




_(:з」∠)_


serpens:

一起来尬舞吧!

巫影影:

首先占tag致歉。

群号见图。

这是一个安雷安*不开车*的养老群,注意是不开车~主要因为老年人年纪大了受不了刺激【不是】

另外这不是语c群,只是个纯聊天的尬聊群嗯。

快来成为养老院的一员8,管理员们都在跳着广场舞准备迎接大家呢!

【瑞金】独活

超棒!

serpens:

kuya:



群里作业向




题目:我有一个好朋友,他叫没有人,没有人陪我玩,没有人陪我打游戏,没有人陪我吃饭,没有人看我笑话。




ooc,ooc,ooc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




金被乘务员叫醒的时候,他正在做一个梦。他能肯定一定是一个美梦,许久不曾鼓动的心跳这么告诉他。只不过内容已经随着意识的复苏而抛到九霄云外去了。




金遗憾地捂着自己的胸口好一会儿,才意识到旁边还站着人。他抓了抓凌乱的头发,笑着感谢了有些不知所措的乘务小姐。他注意到这位小姐摆手说不用谢之后,眼睛还是不停地往他的脸上瞅。




如今他的睡眠习惯已经老实了很多,脸上应该不会出现什么奇怪的痕迹。即使是这样,金还是下意识地抬手抹了抹嘴角,没有口水,他挠了挠脸颊「小姐,是还有其他的事情吗?」




「啊,啊不好意思,因为听说新神大人的发色和眼睛也像您一样,就忍不住多看了几眼。」




「我是登格鲁星出生的,现在之所以能够过上这样的生活,多亏了那位大人,我真的很感激他。」




金的动作一顿,随后咧开了一个大大的笑脸「是吗,那我还真的很荣幸啊。」




 




这个凹凸世界有两位神,第一位是创世神,他创造了世界却不分缘由地给予人民苦难,强行将既定的命运按照自我喜好来统御这个世界。他还创造了凹凸大赛,美其名是可以改变命运的机会,但实际却是将可能威胁到神的强者扼杀在摇篮里的阴谋。而在最终的那次大赛中,不屈于阴谋的参赛者们向创世神和神使们发起了反抗,经历各种艰难,终于有一个人到达了创世神的面前,并打败了他,成为了凹凸世界的新神。这位新神大人为整个凹凸世界带来了命运的变革,所有人都能得到公平公正的待遇,平等、名誉、金钱、自由还有幸福这些以前还遥不可及的东西,通过努力去获得成为了可能。




所有人都感激这位新神大人,赞扬他,歌颂他。即使这位大人已经不居住在他们所在的世界上了,凹凸世界的人们还是凭借着想象描绘出了他的形象——一位拥有金发和天空颜色一样的眼睛。




尽管大多数关于新神的记载都是凭空捏造的,但对于样貌的描述倒是和本人相差无几。金都不知道这些到底是怎么传出去的,导致他现在出个门都得把全身上下裹得紧实一点,以免带来不必要的麻烦——他相当不擅长应对有关于新神的话题,也不想听。




新神大人将帽檐压得更低了些,又不放心地将斗篷帽盖在了头上,这才满意地走出了飞船。他转身打量了一番身后的巨型机械,银白的金属包裹着的机身在登格鲁星明媚的阳光下熠熠生辉,数多宽敞的金属楼梯从机械表面的口子连接到地面,搭载它而来的旅客可以随意从任意一个通道落地。与当年他碰巧乘过一次的飞行器已经大有不同了,而且一部到达目的地,感觉还不赖。




登格鲁星变化堪称是天翻地覆的,当他重新踏上这片故土的时候才真正的意识到了这一点。没有高耸到遮挡视线的矿山,也没有灰头土脸表情麻木的人,吸入肺部的空气都有着淡淡的青草香。在他面前走过的,无论是旅人还是同乡人,脸上的表情都是轻松的。




「我做到了啊……」




他在原地呆站了一会,下垂的嘴角忽然上扬,深吸了一口气,双手在脸颊上重重地拍了拍,不顾旁人诡异的目光又夸张得拍了拍胸脯,昂首挺胸地朝车站走去。




 




虽然他已经过了爱耍帅的年纪,但凯旋而归的主角不都是这样的吗?




 




金不止一次庆幸自己当初任性地将自己和姐姐居住的地方永久地买了下来。




成为新神的最初的那段时间里,他以为自己一辈子都不会再来到这边的世界了。但是你看,他这不还是想来看一看嘛?




曾经脏乱不堪的街道已经焕然一新,他和秋居住的小木屋已经被装修成了一套小洋房,看上去别致又温馨。虽然他本意是想要保留下小木屋的,但是又不想一座永远不会老旧的小木屋引起旁人的注意而就此作罢。房子由专门的人负责定期打扫,生活必需品也在来之前托人办妥了。金打开门将行李一扔,探索一般地在室内转了转,然后就出门了——他迫不及待地想去看看他的老伙伴。




说是老伙伴其实也就是一棵生长在小镇森林入口处的老树,在金很小的时候就已经伫立在那里了,长得又高又粗,夏天树叶生得十分茂密,非常适合在下面玩耍乘凉。在格瑞还没有来之前,没什么同龄玩伴的金就常常独自在这颗树下嬉戏。自格瑞来了之后,他也总是会在这里堵截准备去修行的格瑞,不跟着他的时候就在这儿等他归来,然后拉着他一起在树荫下面休息。可以说这棵树承载了他童年多数的美好回忆。




由于森林里仍然栖息着魔兽,所以森林入口还原原本本的保持着以前的样子,金很轻易地就找到了他的老伙伴。




「你真的还在诶。」




他拍了拍老树粗壮的树干,将头抵在了上面,仅靠手下的粗糙触感来感受它的存在。他感受到风从森林深处传来,吹开斗篷帽,轻吻他的脸颊,吹打着老树树叶发出沙沙声响,像是在为他的到来而感到欢喜。




「就只剩下你了。」




 




今天就来一次久违的玩耍吧,像以前那样。




 




虽然是这么决定的,他其实已经想不起来当初独自一人的时候是怎么度过的了。金有些伤脑筋,但很快就不为此烦恼了。他绕着老树转了几圈,放弃了目测它又粗了几圈的想法,利索地爬上了树,双手交叠在脑后躺在了它粗壮的枝干上,不过多时便睡着了。




 




「都说了别跟着我。」




 




……是谁在说话?




 




「这不是在玩耍。」




 




明明只是个孩子,却说着稳重的话。




就像……




 




心脏骤然一跳,金猛地坐了起来,左顾右盼了一下才意识到应该往下看,他赶紧朝树下望去,动作有些迅猛险些从树枝上摔下去。




那是两个面生的小男孩,看上去成熟一些的手里握着一把剑,正在无奈地对比他年幼一些的男孩说话,两个人都有些狼狈,看来是经过一场战斗。




「可我想要和你在一起嘛。」




年幼一些的没有哭,眼睛里闪着得意的笑「你看虽然没有打倒那只魔兽,但我们都成功地击倒它了嘛。我还能变得更强,不会给你拖后腿的。」




「……随便你吧。」




年长的男孩不再说什么,在走出森林的时候朝树上警惕地看了一眼。对上男孩眼睛的时候,金有些尴尬,但他还是在第一时间朝男孩露出了一个大大的笑脸。




男孩一下子就回过了头。




「怪人。」




「诶诶?」




「不是说你,笨蛋。」




在两人终于离开了视线之后,金终于力竭似地靠在树干上,一手将帽檐往下拉一手捂上了胸口,嘴角的弧度更大了。




「哈哈哈,还真是有点像啊,吓了我一跳。」




「……」




肚子在这时很合适机地叫了起来。




 




金在回去的路上顺便买了一些食材,一进入室内就开始张罗自己的晚饭。




他卷起袖子,将买来的蔬菜浸泡在水中,再把淘好的大米置入电器中蒸煮,随后将各式的辛香料细细地铺在洗净的肉食上放进烤箱里。之后便将浸泡的差不多了的蔬菜取了出来,在流动的水里面仔细地清洗了几分钟,再细细地切碎。整个过程行云流水,不紧不慢。




他随手拿了两个鸡蛋,娴熟地朝瓷碗上一敲,「啪」,清脆的响声之后,晶莹的蛋清从掰开的蛋壳顺溜地划入瓷碗中,两个蛋黄相互碰撞在一起又瞬间弹开。金用筷子将蛋液打匀,倒入早已预热好的锅子翻炒,等炒蛋呈现金黄色的色泽之后放到了备用碗里。随后将切好的西红柿炒熟后,又将炒蛋倒入其中合着佐料翻炒一会儿后倒入碗中。鲜红和金黄的色泽交织冲撞着人的视线,萦绕在鼻尖的酸气味一下子就能调起人胃中的馋虫,这道菜很成功,金满意地点了点头,感觉自己更饿了。




随后他又炒了一碗青菜,将剩下的蔬菜半晌色拉酱做成了蔬菜色拉,由于并不想喝汤于是用牛奶作为代替。




 




金在很小的时候就会做饭了,起初是在秋的身边打下手,后来则是为一直要出去狩猎又要照顾他的格瑞做饭,再然后就只是给自己做饭了。




不是他自吹,他的手艺真的还不错。




金将所有的菜和饭都端上桌,才发现自己似乎又做多了。




「嘿嘿,即使是我好像也吃不完啊……」




他无奈地笑了,端起了饭碗,在吃到第一口时满足地呼了口气,美味的事物无论在什么时候都能够放松精神和身体。




「真的很好吃哦,我做的菜。」




「比以前进步了很多。」




他小声地说着,眼睛不自觉地看向对面。




「真希望你能尝尝啊。」




静默半晌,他才缓缓地笑了起来「瞧我在说什么呢。」




 




「你知道了也不准笑我啊。」




 




格瑞才不会笑他呢,他只会眼睛一闭说他是个笨蛋。




 




——「笨蛋。」




 




金捏着筷子的手一顿。




 




——「灭族的真相已经对我不所谓了。」




 




——「别犯傻了!能够打败创世神的只有你。」




 




——「我希望你的愿望能够实现。」




 




——「你要一个人好好活下去。」




 




——「金。」




 




那个总是面无表情的人在最后终于毫不吝啬自己的笑容了。




 




 




莫大的浪潮朝他扑面而来。




 




「格瑞,我超厉害的。」




 




金的眼睛一眨也不眨,他对着空无一人的空间笑得格外灿烂。




 




「我做到了哦。」




 




和你约定的,我都做到了。




                                                                                                              fin.